NO裸奔!扫码开启企业微信【安全模式】

营销日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营销快讯 > 名家专栏

名家专栏

营销最前线:“中国最牛校企”倒了:负债3000亿,内斗堪比电视剧!

2021-07-15名家专栏
绝大多数人第一次认识方正,是在电脑的Word文档里。在字体那一栏,方正牌独占一片天,很多字体甚至还要付费才能使用。早在十几年前,美国的暴雪公司还曾因使用方正字体,被索赔4个亿。因为到处告人家侵权,方正也因此获得了“字体界视觉中国”的称号。

1

 

破产重整,总负债3000多亿

 

绝大多数人第一次认识方正,是在电脑的Word文档里。

 

在字体那一栏,方正牌独占一片天,很多字体甚至还要付费才能使用。早在十几年前,美国的暴雪公司还曾因使用方正字体,被索赔4个亿。因为到处告人家侵权,方正也因此获得了“字体界视觉中国”的称号。

 

 

谁也没有想到,时隔数年之后,雄赳赳的方正再一次闯入大众的视野,是因为破产重组。

 

时间倒回2020年2月18日,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,方正宣布申请破产重组。

 

这个消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,丝毫不亚于一个奥运冠军突然告诉你他得了癌症。人们想不到,一家资产数千亿的500强企业,一个背靠中国顶尖学府的校企,为何走到了要破产重整的境地?

 

压垮千亿方正的,是一笔20亿元的短期借款,这笔款项在2019年12月1日到期,但方正未能按期完成本息兑付。

 

作为债主,北京银行认为方正已经不具备这笔债权的清偿能力,将方正集团告上法院,眼看着方正无力还债,法院开启了对方正集团的破产重组程序。

 

一年多之后,就在这个月,方正的破产重组尘埃落定,接盘侠是中国平安。

 

 

你也许感到好奇,区区20亿元的债务,怎么就把方正压垮了?

 

要知道,在此之前,方正是一家拥有3600亿元资产,年营业额高达1333亿元,净利润16亿元的大型企业。

 

实际上,20亿元只是最后的那根稻草,破产重组之前,方正已经是千疮百孔。

 

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,方正集团本部的负债高达700亿元,包括300亿元的债券,400多亿元的银行贷款。而整个北大方正的总负债,更是高达3030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83%。

 

在这些庞大的债务中,有大约1600亿是有息负债。负债之外,方正的利润也在不断下滑。2016年至2018年,方正净利润从32亿下滑至15亿,到2019年前三季度,方正的归母净亏损更是达到31.9亿,平均每天亏掉1183万元。

 

但相比于债务的庞大,更让我感到惊讶的,是方正的债务增速。数据显示,在2017年,方正的负债还只有1888亿,但仅仅2年不到,这个数字已经飙升到了:

 

3029亿。

 

这家背靠北京大学的校企,它的钱从哪来?最终又去了哪里?

 

这些,都是方正留给外界的谜题。

 

 

2

 

中国最牛校企

 

方正是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“种子选手”。

 

上世纪70年代,中国印刷业依然用的是排铅字的方法,不仅费时费力,还污染环境。

 

与此同时,那时候计算机技术开始风靡全球,但对当时绝大多数的国人来说,计算机还是个稀罕物件。不仅是因为价格昂贵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,彼时的计算机语言都是建立在英文的基础之上。这也意味着,那时候先进的激光印刷技术,都被西方世界所垄断。

 

打破这种局面的人叫王选,毕业于北大数学力学系的他,在实验室里研制出了世界领先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。

 

1980年9月15日,王选用激光照排系统排出的《伍豪之剑》,是中国告别铅字印刷后排出的第一本书。

 

中国沿用150年的铅字印刷画上了句号,计算机激光印刷时代从此开启。

 

1986年,商业嗅觉灵敏的王选开始将自己的研发成果推向市场。

 

他与母校北京大学合作,正式创立北大方正,在改革开始的浪潮里奋力扑腾。

 

 

凭借着世界领先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技术,短短三年之内,这家企业的订货金额就突破了一亿元。到1989年底,北大方正的汉字激光照排技术,已经占据了国内报业99%、书刊出版业90%以及海外华文报业80%的市场。

 

央视还点明表扬过方正——

 

“只要你读过书、看过报,你就要感谢他,就像你每天用到电灯要感谢爱迪生一样 ”。

 

而同一时期的华为,还只是一家卖交换机的小代理公司。

 

事实告诉我们,掌握核心技术、踏准时代节点的企业,确实能扶摇直上。

 

1995年登陆资本市场后,方正开始做起了电脑,还一度成为了与联想齐名的国产电脑品牌。乘着这股迅猛的势头,方正开始四处扩张。

 

到2018年,方正集团的年收入达到1333亿元,位居“中国企业500强”第138位、“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”第5位,背靠北京大学的方正,被称为:

 

“中国最牛校企”。

 

最巅峰的时候,方正集团旗下有400多家公司,其中6家是上市公司,拥有 35000多名员工,总资产高达3600多亿元。

 

 

与此同时,在光鲜的外壳下,这艘巨轮底部已经暗礁遍布。

 

 

 

3

 

内斗堪比电视剧

 

和其他所有迅速膨胀的企业一样,方正发展的秘诀很简单——

 

加杠杆并购。

 

金融是方正扩张的利器。2002年开始,方正进入疯狂的“买买买”模式,浙江证券、民族证券、成都商业银行、苏州钢铁集团……都被方正收入囊中。

 

短短三年之后,方正已经从一个高科技公司变成了一个金融控股财团。那时候的方正高层,痴迷上了多元化。

 

在此之后,方正俨然成了另一个海航,地产商贸、金融证券、智慧城市、智慧医疗、智慧交通……什么都做。

 

一家以科研应用为初衷的企业,就这样走上了并购扩张的不归路。

 

你可能会问,这样的局面,是“科研大神”王选想看到的吗?

 

这个问题的答案,指向了方正败局的另一个主要原因——内斗。

 

早在1999年,方正如日中天的时候,内部的纷争就开始了。那时候的方正分成了两派:

 

以董事局主席王选为首的技术派,以董事长张玉峰为代表的经营派。

 

这样的戏码,与联想内部的“技工贸”和“贸工技”路线之争如出一辙。

 

与联想倪光南黯然离去、柳传志稳坐钓鱼台不同的是,北大要求王选和张玉峰同时退出集团董事会。

 

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,但方正内部的争斗远远没有结束。

 

王选时代结束后,北大副校长闵维方任集团董事长。仅仅2年之后,也就是2001年,同样来自北大的魏新接任集团董事长。在此后的数年,方正内部的大乱斗轮番上演——

 

魏新、祝剑秋、“凯地系”李友和张海、郭某……

 

这剧情,比宫斗剧还刺激。

 

在这番大乱斗中,以李友为首的资本集团“凯地系”,还上演了一出“内幕交易,侵吞国有资产”的戏码。

 

他们仅以4480万元,拿下了方正集团30%的股权,这部分股权的真实价值至少12亿元。

 

疯狂的内斗加上盲目的多元化,中国最牛校企愣是被搞成了“中国最惨校企”。

 

 

4

 

尾声

 

方正的经历,多少有点像海航。

 

他们都曾是在高速公路上狂奔的大象。

 

他们都曾凶猛地加杠杆。1993年,海航全部身家只有1000万,但到了2017年,它的总资产规模达到1.2万亿元,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排第2,仅次于华为。

 

他们都曾有过激烈的内斗。海航的陈峰,一度被王健逼到退隐,直到王健离奇跌落普罗旺斯奔牛城,陈峰才重掌局面。

 

但如今,万亿海航和方正一样,都面临着破产重整。

 

在海航和方正的背后,更多的企业正在倒下,涌金系、明天系、安邦系、泛海系……

 

那个靠着资源就能无限加杠杆的野蛮时代,真的过去了。

文章评论